房地产调控在天朝是一个伪命题。其实大家用自己小乳头就可以想明白。在天朝(天朝指的不是“中华人民共和国”,请各位看官勿对号入座)

  土地作为重要的生产资料和稀缺资源自然掌握在GOV手里,GOV通过土地转让获取财政收入。而财政收入的增加并没有建立起有效的住房保障手段。

  于是土地越来越少,价格越来越高,而需求确是刚性的……在刚性需求带动下的卖方市场,地产商,炒房者有强势的定价权及成本转移能力。于是房价的上涨让普通人难以承受。

  于是,媒体开始骂开发商了,老百姓开始骂炒房者了……于是任大嘴(虚构人物,非指任志强)对大家说了真话。

   商业机构追求利益最大化是市场经济的基本规律,而大家把矛头指向它们是有问题的。开发商依法纳税(万科2012年盈利110多亿,但交税200多亿),回报投资者这是市场经济的必然结果。收了税的GOV不作为,却要依法纳税的企业去过多的承担社会公益,这种违背市场规律的做法只有天朝可见。

 一开始,他们收营业税,后来他们限购,现在又要收高额所得税……请大家用乳头思考一下,高房价的推手是交易者的炒作,是开发商的暴利?

   于是我们又要回到开头的这个“伪命题”,GOV若有完善保障制度,那么刚需买房者可以买到GOV提供的低价房,廉价房,公租房……等各种福利性住房。如果木有刚需,炒房者,开放商的定价能力,成本转移能力会存在吗?房价会被非理性的远超大家的承受能力吗?开发商的商品房应该面对的是,高富帅,官二代,白富美等改善性需求人群。但现在屌丝也要去消费商品房,自然是不对的。

  这个伪命题用一个浅显的故事来表述就是:森林里,老虎掌握了大米,但是它们不把大米提供给猪,而是卖给狐狸……狐狸做了饭,高价卖给猪,赚钱后向老虎交税。猪觉得饭价格高了向老虎上访,于是老虎出政策,限制猪吃米,但猪的数量很多,狐狸依然可以卖高价,接着老虎又出政策,猪吃米要收高额吃米税。但是米依然在狐狸手里,最后猪要以更多的价钱吃饭,于是猪只有借(租)猴子的米吃,猴子趁机提高借米手续费……猪只有硬抗。当猪挨饿硬抗的时候,狐狸生意一落千丈,于是不向老虎交税,也不从老虎那里买米了。老虎平日素爱茅台,豪车以及波斯猫消费巨大,最后老虎又出政策了。凡是买饭的猪,根据历史消费,收米饭税。如果你有生之年买了没吃完,你的小孩要接着吃,就要收遗产税。